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许岗 > 黄氏宗亲网

http://odlehemmet.com/xg/574.html

黄氏宗亲网

时间:2019-08-06 02:57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摘要:徽州宗族迁移史上遍及具有“始迁黄墩”的记录,而“篁墩”之称则始于程敏政。此类记录更多的是传说,而非史实,其本色是徽州宗族为建构本身汗青而作出的叙事。环绕这一叙事,激发了诸多矛盾和冲突,各宗族为消解冲突而不懈勤奋。对黄墩叙事的研究,具备方式论与汗青观的双廉价值,能够成为打开徽州宗族世界大门的一把钥匙。

  环节词:徽州、宗族、黄墩、篁墩、建构、冲突

  徽州的世家富家,大多是由外埠迁移而来,良多宗族都有入徽后“始迁黄墩”或“始居黄墩”,然后再向徽州各地迁移的记录,这一现象与山西移民的“洪洞大槐树”、客家移民的“宁化石壁村”一样,同为难解之谜。叶显恩先生认为:“唐末迁徽的富家最后几乎都住在黄墩。原称姚家墩,黄氏迁此,改曰黄墩。据万历《歙县志》‘艺文志’五,吴修《复篁墩记》云:‘相传,凡地以黄名者,兵(按,指黄巢义兵)辄不犯,盖谓已姓也。’这些富家在黄巢农人军的冲击下,吓破了胆,认为‘黄墩’是拯救符,才纷纷麇集于此。明人程敏政先祖亦居黄墩,因讳言居黄氏旧地之嫌,居心说原叫篁墩。”【1 】叶先生认为篁墩之名起于程敏政,其说不成移,但他对黄墩叙事的由来,采纳了沿袭旧说,有可商榷之处。笔者认为,环绕这一叙事的研究具无方法论和汗青观的双廉价值,值得注重。

  关于迁居黄墩的叙事

  晋永嘉年间(307-312年)

  普之后曰元谭,当永嘉之乱,佐琅玡王起建业,为新安太守,有善政,民请留之,赐第于郡西之黄墩,遂世居焉。【2】18

  唐广来岁间(880年)

  先世曰昌,由黄墩迁长田。【2】144

  余(黟县城西派)

  宋绍兴五年(1135年)

  系出宋宰辅端礼之子曰荣,居浙江衢州西安县,任徽州太守,因籍居歙之黄墩。【2】150

  晋永嘉年间

  晋有讳积者为考功员外郎,从元帝渡江,任新安太守,卒葬郡西姚家墩。积生寻,庐于墓,遂家焉,改曰“黄墩”。【2】152

  唐乾符年间(874-879年)

  唐有师诣者,乾符间避巢乱,复徙歙之黄墩。【2】267

  胡(婺源清华派)

  唐僖宗时(874-887年)

  历传曰瞳者,宦寓宣徽,家于新安黄墩。【2】300

  张(休宁杭溪派)

  唐广来岁间

  八世曰舟,避巢乱迁黄墩。【2】338

  张(婺源甲路派)

  唐乾符年间

  其先曰保望者,侍其父仁公,隐绩溪吴楚山,乾符间避巢乱又居黄墩。【2】338

  陈(祁门石墅派)

  唐广来岁间

  其先曰秀者,唐僖宗朝避广明乱,自桐庐迁歙之黄墩。【2】353

  吴(休宁大溪派)

  唐广来岁间

  曰德裕避巢寇由篁墩始迁于此。【2】402

  叶(婺源中平派)

  其先曰徙者,避巢乱居歙之黄墩。【2】424

  曰师古者,避巢乱,由姑苏始迁歙之黄墩。【2】432

  曰夔,从琅玡王渡江,居金陵小蔓村,唐末避巢乱,迁歙黄墩【2】462

  周(婺源下槎派)

  因巢乱,有武功忠节子曰周,避歙之黄墩。【2】493

  江(萧江氏)

  唐广来岁间

  宰相遘子曰祯,广明间避巢乱,徙歙黄墩。【2】528

  仲义后曰思忠,因巢乱居歙黄墩。【2】540

  唐有讳先者避乱居歙之黄墩。【2】554

  曹(歙县雄村派)

  唐季曰全晸者因诛黄巢授江西招讨使,长子七伯岩将曰翊,次子八伯承节曰翔,同灵洗程公孙诛巢于歙之黄墩,翊阵亡,翔遂家焉。 【2】562

  王(武口王氏)

  (王仲舒)夫人李氏携七子居宣州船莲塘,因巢乱,居歙黄墩。【2】580

  吕(歙县李村派)

  唐广来岁间

  八世曰若仁,广明庚子因巢乱迁黄墩。【2】621

  唐乾符年间

  师远公唐乾符间调歙州中散医生、佥书判事,黄巢乱世,遂居黄墩。【2】624

  唐广来岁间

  一世祖逢辰,唐广明间上书阙下,不报,黄巢乱,避地黄墩。【2】640

  文森任宣歙节度使,收巢贼有功,居黄墩。【2】646

  矗仕唐为通明殿朝请医生,避巢乱迁歙黄墩。【2】678

  有讳恩者知池湖二州事,避黄巢居黄墩。【2】683

  唐乾符年间

  唐乾符六年曰亮者,始居歙之黄墩。【2】696

  依上表,能够归纳出徽州宗族黄墩叙事的根基特点:

  1、遍及性。由上表可知,截止嘉靖年间,共有二十五个名族有入徽时始迁(居)黄墩的记录,在《名族志》九十个名族中占28%,比例已相当可观。考虑到《名族志》中邓氏等五族有姓无志,夏、陆等二十一个宗族只要一笔记载,若将这些处于名族边缘的宗族解除出去,此一比例当更高。徽州向有以程、汪、吴、黄、胡、王、李、方为“徽州八大姓”的说法,或再加上洪、余、鲍、戴、曹、江、孙为“新安十五姓”。以此观之,则八大姓中有五姓、十五姓中有八姓皆出自黄墩。考虑到在嘉靖之后仍不竭有宗族插手系出黄墩的行列,故黄墩叙事确为徽州宗族有遍及性的现象。

  2、程、黄二姓迁居黄墩时间最早,最有讲话权。黄氏称该地原为姚家墩,后改曰黄墩,程氏则无此记录,透显露黄氏居该地可能早于程氏。

  3、除程、黄、余三族之外,其他各族皆为唐末黄巢起义时为避乱而迁居该地。这二十个宗族中,除吕氏在该地栖身达十代始迁出外,其他各族很快迁出到徽州各地,时间长的不外三代,短的只要一两年,以至几个月。对这些宗族来说,黄墩与其说是能够久居的“风水宝地”,不如说是进入徽州的“直达站”,此种现象,耐人寻味。

  黄墩之为黄墩,本来是不成问题的。从现存史料看,最早提到黄墩的当数现已佚传的唐代《歙州图经》。据《承平广记》引《歙州图经》云:“歙州歙县黄墩湖,其湖有蜃。”【3 】然明成化年间,程敏政改“黄”为“篁”,“篁墩”之名横空出生避世,这是一件大事。

  程敏政(1444-1499),字克勤,休宁陪郭人,其父程信曾任兵部尚书,殁后赠太子少师,谥襄毅。程敏政早慧,有神童之誉,十岁时为景泰帝召见,面试以圣节及瑞雪诗并经义各一篇,援笔立就,诏读书翰林院。大学士、首辅李贤器重其人,以女妻之。二十二岁时中成化二年进士一甲二名(榜眼),授翰林院编修,不久升左春坊左谕德,侍皇太子(明孝宗)讲读,太子呼其为先生。尚书之子,首辅之婿,榜眼之身,太子之师,成化年间的程敏政可谓少年得志,垂头丧气。

  成化十四年冬,程敏政归乡省亲,在祭拜鼻祖程元潭墓后,“大书篁墩二字揭诸故庐”【4】230,遍告当世绅耆,大学士谢迁等皆为诗文以纪其事,程敏政遂编成《篁墩录》一书,发行于世。程敏政后以篁墩自号,所著文集亦命名《篁墩文集》。程敏政以篁易黄,所云何据?《篁墩书舍记》云:“考诸谱及郡志莫知墩之所以名者。近得一说云,黄墩之黄本为篁字,以其地多产竹故名。至黄巢之乱,所过无噍类,独以黄为已姓,凡乡镇山水以黄名者辄敛兵不犯,程之避地于此者因更黄以求免祸。”【4 】229-230。程敏政此说,部门根据了宋代休宁人程大昌的说法。程大昌(1123-1195)有感于徽州宗族“自言系出黄墩者甚多”,“凡遇人则以举问。积久,有白叟言曰,黄巢乱全国,所过杀戮无噍类,宣歙十五州亦残缺焉。独以黄者已姓也,故凡姓氏乡镇山水但凡系黄为名者,辄敛兵不犯。此时衣冠有尝避地于此而得全其族者,乱定,他徙,不敢忘本,则曰吾之系实出黄墩也。”【5 】程大昌认为黄巢深信谶记,于是以此说为可托。程敏政从族谱中获悉此说,加以幻化,引入以篁代黄之说,并公诸于世,大加宣扬,篁墩之名遂为世所知。然考其所本,不外野老之谈耳。

  唐末迁居徽州的富家,皆云为避黄巢之乱,然徽州一府六县之地,为何独钟情于黄墩?前引叶显恩先生所据明人旧说,其实起于程大昌,而宣扬于程敏政,能够归纳综合为“黄巢不杀黄墩人”,则黄巢与黄墩大相关系,其间本相若何,值得研究。

  黄巢戎行曾到过徽州,但野史与处所志的记录都很是简单。今传徽州程氏族谱 有唐末程淘所作新安程氏谱序,记录则很细致。因为族谱中晚期谱序出于后人之手的颇多,而该序原文甚长,难以全引,兹作简单考据如下:

  1、程淘确有其人,《新安志》、《徽州府志》皆有记录,唐末与其兄程澐起兵拒守休宁东密岩,程敏政有东密岩题咏,推崇很高;

  2、序中记黄巢所部过徽州、杨行密遣陶雅入徽等事迹,当时间、颠末与野史吻合;

  3、序中所记官职、爵位皆合适唐代轨制,又言“屋漏田芜,见鹿已遊于町疃;军输兵饷,驱民不免于租庸”【6】,按租庸调为唐代前期轨制,德宗建中元年(780年)行两税法后即不合用,唐当前之人鲜有以此言时事者;

  4、序开篇曰:“淘生倒霉,逢时多故,收支兵甲之间”,“思见四海乂安,何承平之不易得灭亡冉冉之相迫也!”末尾则作“窃叹曰,后人逢时无虞,体胖心佚,岂识向上辛苦如是耶!”【6 】其悲惨抑郁,非久历兵燹者不克不及作;

  5、程氏后裔对程澐、程淘捍卫乡里之功称道备至,惟程淘于序中自承其众不外四百余人,户口所存者不满二百户,“位不外岩将,兵不克不及制邻封,”【6 】处境相当坚苦。儿女子孙于前人业绩多有强调,序中所叙或更接近于实情。

  6、从文献传承看,宋庆历三年(1043年)程承议作程氏世录序【7】,称程淘所作谱牒起于程灵洗,其上则阙而不载,与程淘谱序只言及程灵洗完全吻合,明清间程氏族谱提及该序的更多,可见该序确有传承渊源,其来有自。

  频频验证,该序确为程淘所作,虽各谱于该序后均不署具体时间,依序中事迹,看成于景福二年至天祐四年间(892-907),是不多见的唐代谱序,也是徽州处所史的宝贵材料。该序提及黄巢戎行攻入黄墩的细致景象:

  “自淘而上止忠壮公,历十五世,世居黄墩。乾符五年,岁在戊戌,端午日,黄巢别部犯黄墩,淘之族人避祸闭幕,贼众遂营本宅,攻劫川谷,荡浟殆尽。至仲秋初,巢收所部犯阙。”【6】

  这段史料价值很高,它申明进入徽州并非黄巢本人,而是其部将。黄巢部将已经攻入黄墩,忠于李唐的程氏家族遭到繁重冲击,“遂营本宅,攻劫川谷,荡滌殆尽”,被迫四散逃亡。黄巢并未因“乡镇山水以黄名者辄敛兵不犯”,所谓“黄巢不杀黄墩人”纯为子虚,当然也不具有什么以黄代篁。至于各外来富家以“‘黄墩’为拯救符,纷纷麇集于此”,亦绝无可能,试想,连黄墩本地的程氏家族曾经被杀得“避祸闭幕”,其他各族逃灾避祸,千里迢迢,于筋疲力尽之余而必入于此,岂非飞蛾投火耶?既然黄墩“本宅”尚不免于“攻劫”,又何须非得自承系出黄墩不成?可知宋以来沿袭旧说,其实无据。

  黄墩虽然不是避乱的“风水宝地”,但它在徽州确实具有特殊的地位,这是由如下三方面要素形成的:

  1、黄墩地望的价值起首表此刻它是程灵洗的“忠壮故居”。程灵洗为南朝梁陈间人,梁末候景之乱时,灵洗起兵捍卫乡里,后成为陈霸先的上将,位至镇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殁后谥忠壮,配享高祖庙。后世累有加封,宋嘉定年间(1208-1224年)敕建世忠庙,追封广烈候,他是野史中有传的第一个徽州人。宋代歙县人罗愿作《新安志》列为新安先达第一。《陈书》程灵洗传只说他是新安海宁人,并未提到黄墩,但从程淘序来看,黄墩为程氏世居之地是能够必定的。程灵洗在徽州汗青上的特殊地位,为后人附会出很多奇异的传说。前引《歙州图经》中就有程灵洗已经受黄墩湖蜃托梦,为其射杀其旁吕湖之蜃,后黄墩湖蜃报恩,灵洗遂因之富贵如此。罗愿撰《歙黄墩程忠壮公庙碑》云:

  “今距州三十里,有地名黄墩者,墓与宅在焉。宅既汇为湖,其清可鉴,时有巨鱼出游,渔者莫敢取。相传气候清晏,往往见宫室其下云。又即其墓旁为坛而祀之,如是古矣。水旱必求,求必应。”【8 】570

  程灵洗逐步成为徽州的区域之神,黄墩也因而不凡,为各宗族所瞩目,毕氏宗谱中对此透显露若干讯息。毕氏为前表曾居黄墩的二十二个名族之一,其实这是后起的说法。今传徽州毕氏宗谱有宋淳祐十二年(1252年)毕范所作《本宗源流》,记迁徽源流为:

  “师远,字元功,咸通十二年袭父职,为永州司马,因家焉。乾符四年,再调歙州中散医生佥书判事,偕仲子衡之官。甫一期而卒,遭巢寇扰东南,遂墓歙邑上南黄墩。”【9】

  按照这段记录可知毕师远原家永州,在歙任职不外一年就死了,他在徽时间很短,当然是栖身在歙县县城,不成能到三十里外“遂居黄墩”。在遭遇大乱的环境下,无法归葬乡里,被迫当场埋葬,是能够理解的。至于选择葬于黄墩,则可能与“忠壮故居”的地望相关。据明代程氏后人记录,在程氏祖墓附近盗葬的环境相当严峻:“成化末,异姓遂侵葬墓前,渐遍满于东南西三面,无隙地矣。”【6 】为求风水而“墓于黄墩”比为避乱而“居于黄墩”更为可托。

  2、形成黄墩地望急剧升值的环节人物是朱熹。朱熹撰《婺源茶院朱氏世谱后序》云:

  “熹闻之先君子太史吏部府君曰,吾家先世居歙州歙县之黄墩,(旧谱云长春乡呈坎人)”,“唐天祐中,陶雅为歙州刺史,初克婺源,乃命吾祖领兵三千戍之,是为制置茶院府君,卒葬连同,子孙因家焉。”【8 】523

  按,朱熹所见“旧谱”为呈坎人,所“听闻”则为黄墩人,呈坎与黄墩相去甚远,“旧谱”与“听闻”矛盾,惟旧谱今已不存,其长短不成考,但朱熹自承出于黄墩倒是确切不移。朱熹殁于宋庆元六年(1200年),身前尚被列为“伪学奸党”,抑郁而终,但死后地位不竭攀升:嘉定二年(1209年),赐谥文公,宝庆三年(1227年),追封太师信国公,绍定三年(1230年)改封太师徽国公。元明清三代,理学成为官方哲学,清康熙年间朱熹在孔庙中被抬升到十哲之列,获得了孔子之后儒者所能达到的最高地位。作为理学的集大成者,朱熹有着特殊的社会地位和学术影响,黄墩作为朱子家园,其地位亦百尺竿头。

  3、明代程朱阙里简直立,使黄墩完成了升值的全过程。从元代起头,徽州学人在朱子家园的根本上,逐渐成立启程颢、程颐和徽州、黄墩的汗青联系。元代胡炳文撰《徽州乡贤祠记》,明白提出二程之先出于徽州。胡炳文的根据是欧阳修《冀国公神道碑》,称“中山之程出于灵洗”,中山之程徙河南,至宋遂有二程出焉,故二程“实吾新安黄墩忠壮公后也”【8 】221。程敏政更依此大加阐扬,所纂《新安程氏统宗世谱》极尽考辩之能事,称二程之后有南渡回徽州者,休宁陪郭程氏便是二程的直系后裔。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赵滂等人编成《程朱阙里志》,号称“新安第一书”,高攀龙在序中称颂道:

  “程夫子生洛,朱夫子居闽,人知三夫子洛闽相去之遥,不知两姓之祖同出歙,又出于黄墩之撮土也。六合之气,山水之灵,钟为圣贤,或发于一时一地,或培其先世而发于异地异时,盖上下千古不克不及几见。然则黄墩者,固千古灵异所钟而歙之最胜事也。”【10】

  清代,经徽州权要士绅的不竭勤奋,乾隆二十五年,清高宗弘历为黄墩亲赐御书“洛闽溯本”,【11】此举标记着黄墩的特殊地位获得国度政权的正式认可。至此,黄墩地望不竭升值而至于极点。徽州人引认为豪“程朱阙里,东南邹鲁”的地位,起首在于黄墩。在这个过程中,原始的“忠壮故居”的成分在降低,徽州人无意识地器具有全国性意义的理学大师——二程、朱熹,取代了处所豪杰程灵洗,作为徽州最主要的崇敬对象,将二程与朱熹连接在一路的黄墩响应地成了徽州的区域意味。系出黄墩,当然是具备徽州名族地位的主要前提。

  对照上述黄墩区域意味地位的构成过程,来调查徽州各宗族黄墩叙事的文本建构过程,是很成心义的。以下依各宗族现存族谱中较为靠得住的文献对黄墩叙事的来历作一简要梳理:

  程氏:前引唐末程淘序称自程灵洗起世居于黄墩,然末言及程元潭。

  黄氏:后梁龙德二年(922)黄叔宏序称“据姚墩之寓,闻庐墓之风,仰郡守之祖故”【12】,此处之姚墩便是黄墩。

  朱氏:前引朱熹序现实上根据的是其高祖父朱振的诗序,云“唐人陶雅为歙州,初克婺川。天祐中,吾祖以雅之命主婺川输赋,总卒三千戍之,邑屋赖以安,因家焉,是为婺川吴郡朱氏之鼻祖。”“盖初来于歙之黄墩,今歙民有朱氏秋祭用鱼鳖者,皆族也。”【13 】该序作于宋嘉祐五年(1060年)。

  张氏(婺源甲路派 ):宋元祐八年(1093年)张述序称:张正则遭黄巢之乱出亡黄墩,“正则生知实,知实生保望,保望生徹,始自黄墩迁甲道。”【14】

  王氏(武口王氏):今传武口王氏族谱有宋嘉祐戊戌(1058年)王汝舟九族图序,称:“王氏世居千秋里王村,其远不成记,今吾宗之先自鼻祖六府君,讳翔,生一子,即二代祖二府君,讳延钊。”【15】

  明显此时王氏家族对本人迁徽的由来曾经完全不清晰了,也没有任何曾到过黄墩的记录。宋元符庚辰(1100年)王汝舟再作重阅九族图序同样没有供给任何相关鼻祖迁徽的记实。直至宋绍兴辛亥(1131年)休宁藤溪派的谱序传播鼓吹“其先有讳希翔者,唐乾符中避黄巢乱,自宣州迁篁墩 ,广明元年复徙家婺源武口。”【15】呈现了王氏的黄墩叙事。嘉定辛未(1211年)王炎采纳并推广了这一说法:“广明中自歙之篁墩徙家婺源者讳翔,是为武口王氏之鼻祖。”【15 】王氏的黄墩叙事是颠末几代人的勤奋,逐渐建形成的。

  胡氏(婺源清华派):宋乾道九年(1173年)胡师言序称“唐末黄巢之乱,常侍公由黄墩来居清华,是为鼻祖”。【16】

  上述各宗族族的黄墩叙事,建构较早。宋淳熙二年(1175年)罗愿撰《新安志》,其卷三歙县山水条下云:“黄墩湖,在县西南四十五里”,【17 】卷三“湖西北黄牢山下云黄墩,地广衍。黄巢之乱,华夏衣冠避地者相与保于此。及事定,留居新安,或稍散之傍郡。”【17】卷三此一记录,反映了唐末从华夏迁居徽州的部门宗族,在宋代曾经无意识地将迁徽颠末与有几分灵异之气的黄墩相联系。但即便是这些宋代呈现的晚期的黄墩叙事,有的也有较着的后人加工成分。至华夏衣冠纷入黄墩,与前述程淘序显有不合。容纳如斯浩繁外来生齿的黄墩当为大镇,然新安志记歙县镇惟三:岩寺、新馆、街口 【17】卷三,并无黄墩,看不出若何地广人繁。程大昌谓“由其族派四出者而想其未徙之初,居舍井邑略可敌一壮县,”然而“大昌自少及长因尝往来其地,以所见揆所闻,仍大否则。路旁居屋仅可一二十家”,“又两山夹亘,不至恢广,若谓尝无数十百家居之,则其地决不克不及容也。”【5 】程大昌与罗愿为同时代人,其所言差别如斯,盖罗愿秉于听闻,而程大昌曾亲临调查。然程大昌引野老之言为的证,则又非矣。

  《名族志》中有部门宗族的黄墩叙事,能够必定是元明当前逐渐完成建构的。

  毕氏:前引毕范序称毕师远子毕衡因五代大乱,“不复归永,遂筑室于中散公墓侧,此吾歙之有毕氏自其始也。”【9】毕衡筑室父亲墓侧守丧,与迁居黄墩明显有别,至元后至元二年(1336年)毕复初作序,对前序作了批改,称“师远始自永来官歙,由迪功郎衡始家黄墩。”【9 】毕氏的黄墩叙事该当建构于此时,至《名族志》将迁居黄墩追溯至毕师远当更为晚出。

  萧江氏:今传萧江氏族谱中宋元年间文献甚多,但没有入徽后始居黄墩的记录,至明洪武六年(1373年)修谱,汪睿作序,起头声称萧祯“平巢乱居歙之黄墩,始渡江来,遂以江为姓”。 【18】

  顾氏:今传顾氏宗谱有一篇题为宋淳熙十八年癸卯(1191年)顾伦所作顾氏谱原,称顾文森“以智勇任仕,授宣歙节度使,征伐有功,家于歙之黄墩。”【19 】与前引《名族志》似乎相符。可是这篇谱原问题甚多:宋孝宗淳熙年号总共只要十六年,岂能有淳熙十八年?淳熙癸卯应为十年,若此为后人刊刻之误,则以顾文森身任藩镇之重,何故史不见经传?残唐五代之际,徽州(时称歙州)属宣歙察看使,并无宣歙节度使之官,以宋人叙唐事,岂能错乱如是?文中又称西汉时先祖顾杰曾以壮元及第,亦绝无可能(科举起于隋唐),却很象明清期间夸耀科举家世的习气。该文后有元至元乙卯(1279年)程复心序、后至元五年(1339年)顾三隽序、明洪武五年(1372年)顾景道序、洪武十五年(1382年)顾仲育序、弘治乙丑(1505年)舒清序, 【19】都以宋代迁居婺源高安的顾恰为始迁祖,而没有提到前引顾伦的谱原,也没有提到顾文森其人,当然也没有迁居黄墩的记实,顾氏宗族的黄墩叙事当是弘治之后建构出来的。

  查氏:今传《黟北查氏族谱》前有宋景祐乙亥(1035年)查承之序、熙宁二年(1069年)周孟阳序,都没有迁居黄墩的记录,至成化十九年程敏政作序称“师诣公自九江徙宣城,值黄巢乱,迁于歙之篁墩。”【20 】这当然是后起的说法。

  戴氏:《名族志》称戴夔于永嘉年间南渡居金陵,避黄巢乱居黄墩,按晋永嘉至唐末黄巢时间跨度在570年以上,戴夔不成能为迁徽鼻祖,今传徽州戴氏宗谱甚多,皆以南唐年间戴护为一世祖,南唐保大乙卯(955年)李克徵为戴护之孙戴安撰《忠恭庙碑》, 【21】追溯先祖时,没有提及戴护曾居黄墩。今传康熙年间《隆阜戴氏宗谱》手手本(原件藏黄山市博物馆),有一份戴安之子戴奢(应为北宋初年人)的遗言,提及戴安之妻廉氏葬于小练源。 【22】按,黄墩附近确有地名小练源,但戴奢在遗言中却底子没有提及黄墩。直到明代嘉靖年间戴氏子孙又从头在篁墩小练源“发觉”了廉夫人的墓,并轰轰烈烈地树碑铭刻,明显戴氏宗族的黄墩叙事是晚出的。

  一些宗族或其支派嘉靖之前曾经建构起本宗族的黄墩叙事,但因为各种缘由,《名族志》中未加载入,这种环境以李氏宗族最为凸起。李氏为前叙徽州八大姓之一,对其迁徽颠末,《名族志》记为:“出唐宗室昭王之季子曰祥,避黄巢乱始家于歙。祥生仲皋,仕宋江西寨将,生三子,曰德鹏,赠银青光禄医生,分家祁门新田,即孚溪祖也;曰德鸾,官至散骑常侍,居婺源严田;曰德鸿,居浮梁界田,时称三田李氏。”【2 】362并没有迁居黄墩的记实。今传三田李氏各派族谱,自称出于祁门新田派的黟县鹤山李氏宗谱中有一篇宋嘉定十四年(1221年)真德秀所作的李氏宗谱序 【23】,完全没有提到李氏先祖曾迁居黄墩。自称出于婺源界田派的遂安县凤川派李氏族谱同样有真德秀序,此外还有一篇宋绍兴五年(1135年)李秀的谱序 【24】,同样没有迁居黄墩的记实。从族谱所载内容看,黟县鹤山李氏与遂安凤川李氏都是已经加入过明万历和清乾隆年间编撰三田李氏统宗谱的支派,这些序言也非伪作。然而民国年间婺源严田派编撰的宗谱则没有上述晚期的谱序,其最早的谱序为宋咸淳丙寅(1266年)李次修序,内称:“余李氏之原黄墩者,其派有三,远莫之考。”【25 】作于统一次修谱的李桃序则称:“余族出唐宣宗之后,避地于黄墩。时有兄弟三人,卜居址之地,以从田为吉。由是德鹏居祁门之敷田,或曰新田;德鸿居浮梁之界田;德鸾居本邑之严田,即余族所自出也。”【25 】这两篇谱序有黄墩叙事,但详略分歧,与后世的记录也有矛盾。令人难以理解的是,这两篇宋咸淳序并没有出此刻黟县鹤山李氏和遂安凤川李氏的族谱中,婺源严田谱以至没有遂安凤川的支派,但三种族谱却同样都有明万历和清乾隆会修三田统宗谱的谱序,皆称出于黄墩。对此,一种可能的注释是,李氏各支派对晚期先人的记录很不分歧,对晚期文献的见地也不分歧,即便有过统宗的勤奋,也仍然保留了各说各话的习惯。大概因为这个缘由,《名族志》的作者感应难以同一,所以只记实李氏鼻祖避乱“始家于歙”, 而不称其出于黄墩。然而颠末各派建构宗族汗青的持久勤奋,明代当前,三田李氏出于黄墩,却成了各派的共识。例如祁门云村的李氏世荣堂宗祠(出新田派),至今仍然吊挂着如许一幅春联:“陇西名家由太原都长安发祥黄墩,三田望族自孚溪转湾头分家白云深处。”

  尤可留意的是,一些在嘉靖年间编撰《名族志》时髦未构成黄墩叙事的宗族,此后亦逐步呈现了鼻祖曾迁居黄墩的记录:

  许氏:许氏为新安世家富家之一。今传许氏族谱中最早的文献为宋嘉祐元年(1056年)王安石所作《许氏宗谱序》,称新安许氏出于唐睢阳太守许远,许远的后裔许儒“不义朱梁,自雍州入于江南,终身不出焉。”【26 】这里只说许儒入于江南,至于具体在江南何处,王安石已不克不及知。后来景定二年(1261年)许霖序、明洪武七年(1374年)汪睿序都沿袭了王安石序,嘉靖年间的《名族志》据此亦未提及黄墩。至隆庆三年(1569)歙北许氏东支修世谱,呈现了许氏宗族的黄墩叙事,谓许儒“不义朱梁,奉父仲元公自雍州入江南,隐居歙之黄墩,卒葬黄墩程门锹北坑”。 【26】隆庆三年上距《名族志》成书不外十余年,能够必定许氏的黄墩叙事就是此时完成建构的。

  洪氏:新安洪氏有两派,聚居于婺源轮溪的一派自称为共工之后,汉末为避仇以洪易共,世望敦煌。该派洪氏族谱有宋绍兴十一年(1141年)洪遵序、淳熙元年(1174年)洪迈序都没有提及黄墩 【27】。《名族志》于洪氏婺源轮溪条下记作:“唐崇贤殿学士孝昌之孙曰昺,居歙之洪坑,昺生师敏,师敏生延寿,为长史,始迁于此。”【2】516但到了乾隆八年(1743年)洪氏修谱,上述记录变成了:“昺公与弟昰学于陆参,贞元十八年参刺歙,昺、昰从之游,遂家于黄墩。”【27 】明显该派洪氏的黄墩叙事建构迟至乾隆年间方完成。

  归纳综合各宗族黄墩叙事的建构历程,与黄墩地望升值的过程有着惊人的分歧性,即始于宋,继于元,而勃兴于明,尾声延续至清。

  各宗族竞相成立黄墩叙事的诱因安在?明显,寻求名族的地位是最大的动力。徽州风尚最重宗族门弟:

  “新安各姓,聚族而居,绝无一杂姓搀入者,其风最为近古。收支齿让,姓各有宗祠统之,岁时伏腊,一姓村中千丁皆集,祭用文公家礼,彬彬合度。长者尝谓新安无数种风尚,胜于他邑,千年之冢,不动一抔,千丁之族,未常散处,千载之谱系,丝毫不紊。主仆之严,数十世不改,而宵小不敢肆焉。”【28】

  “家多素交,自六朝、唐、宋以来,千百世年系,触目皆是。重宗谊,修世好,村子家抅祖祠,岁时合族以祭。穷户亦安土怀生,虽单寒亦不愿卖子流庸。婚配论门户,重别臧获之等。即其人盛资厚行作吏者,终不得列于辈流。苟稍紊主仆之分,始则一人争之,一族争之,既而通国争之,不直不已。”【29】

  在品级如斯森严的宗族社会中,一个宗族能否能位于名族之列,关系到该宗族的成分地位、社会声望和洽处分派,这是存亡攸关的大事。黄墩既为六合山水灵气所钟异,成为徽州的意味,天然也成了提高宗族地位的主要资本,取得“程朱阙里、东南邹鲁”的身世,对内能够提拔宗族的骄傲感,加强凝结力和向心力,对外能够加强与其他宗族抗衡的实力。各宗族竞相成立与黄墩的汗青联系,具体事迹难有确证的唐末各宗族迁居徽州的移民过程,被演绎为具有高度统一性的黄墩叙事,以致构成了一股不成遏止的社会风气,波及到了几乎所有的世家富家,连方氏如许资历最老的宗族亦有支派侧身其列。徽州方氏自称出汉哀帝时丹阳令方纮,方纮遭遇王莽之乱,遂家歙之东乡,成为今天浙江遂安和徽州六县方氏公认的配合始迁祖。可是,婺源荷田、枧溪等地的方氏支派却奉方纮后裔方雷为始迁祖,称方雷“以功授招讨将军,同子庚旺避巢乱于黄墩”, 【2】125建构出了本支派的黄墩叙事。此种风气的流行,到了清代,终究构成了“南中望族之谱,什九皆出黄墩”【30】的大款式,徽州宗族迁移史上的黄墩之谜即在于此吧。

  环绕黄墩叙事而建构起来的宗族汗青,从一起头就面对了诸多的矛盾。为达到名族的尺度,要求尽可能地将宗族汗青向远古追溯,更要尽可能早地成立起与黄墩的汗青联系。但颠末唐末至五代的大乱之后,官修族谱早已丧亡殆尽,也很少有宗族能象程氏那样,有程灵洗那样的人物,在野史中有传。文献不足与宗族的火急要求之间发生了锋利的矛盾。消解这一矛盾的次要方式是两类:一是将野史中的同姓的将相名人凑合起来,贯成世系,再取离本人鼻祖比来的一位作为直系先人;二是从《书·宰相世系表》中找到同姓的一族,将此中最初的传人与本人的鼻祖跟尾。这后一类方式较为荫蔽,常为各宗族采用。如《书·宰相世系表》中唐高宗时宰相张元瓘一族,最晚的传人是张保望,甲道张氏族谱就说张保望曾迁居黄墩,是本人鼻祖张徹之父。现实上《书》根据的是唐宪宗时编成的《元和姓纂》,张保望是元和年间人,不成能在黄巢时迁居黄墩,甲道张氏明显没有留意到此中的矛盾。对于那些晚期文献中并无黄墩叙事的宗族来说,对旧有文献作出新的注释是不成避免的,如前引隆庆许氏族谱,对王安石序,在许儒之下,以小字夹注,称其曾迁居黄墩,仿佛王安石原文如斯。

  各宗族竞相建构黄墩叙事,势必导致对黄墩这一区域意味的抢夺。这一矛盾凸起地反映在程、黄这两个迁居黄墩最早的望族之间。程敏政讳言先祖曾居黄氏旧地,改黄墩为篁墩,且谓“予独嘅夫循吏奸臣赐第庙食之所,而汙于僭乱之姓七百余年,卒无觉其非者。因大书篁墩二字揭诸故庐,且借重于作者一言,使后世知此地之获复旧名自予始云。”【4 】229-230如许的作法明显是果断的。

  程敏政入弘治年间后,两度遭厄,以致下狱论罪,再无成化时的垂头丧气,其间曾两度为黄氏族谱作序:《古林黄氏续谱序》云:“黄之先曰元集,为新安太守,始家于郡。四世孙碧璇居郡之黄墩。”【4 】557《五城黄氏会通谱序》则云:“琬之后曰积,仕晋为新安太守,卒葬郡姚家墩,子寻因家焉。”【4】501古林与五城黄氏皆为世家富家,程敏政为序,皆依其家族旧谱,不敢阐扬篁墩之说,更不敢说出“汙于僭乱之姓七百余年”如此,实不啻自承已非。

  黄氏在程敏政以篁易黄之初,并无几多反映。可是程敏政死后,篁墩为官府所认可,载入官方文书。弘治十五年,由婺源人汪舜民主修的《徽州府志》卷一山水条下,作“篁墩湖”【31 】卷一,卷二奇迹条下作“篁墩”,且云:“在今县西南三十里,以其地多竹获名”,“广明中,巢贼颠末之地,遇有黄姓则不杀,衣冠大姓避地者改为黄墩,相保于此。后平定,稍迁居他处。休宁篁墩程学士有辩。”【31 】卷二完全采纳了程敏政的说法。万积年间,《程朱阙里志》书成,“篁墩”而非“黄墩”,成了阙里。连串的冲击终究使黄氏家族感受到了事态的严峻,起头狠恶还击。黄生(别名黄琯,号白山)为歙县潭渡黄氏之后,是清初的出名学者,有足够的分量来抗衡程敏政这位明代中叶的文坛牛耳,他先后两作《篁墩辩》。《篁墩辩一》集中批判程敏政“考之不审,轻于为说”; 【32】1133《篁墩辩二》进一步加强火力,质疑新安程氏鼻祖程元潭,其事迹不见诸野史,“容知非程氏子孙强调其先,妄造此说”,“所谓从晋南渡,守新安有治绩,受代请留,赐第黄墩,皆妄造之说也。”【32 】1135黄生族孙黄承吉更直指程敏政“忽为此论,盖不欲以彼姓所居,系属于黄氏之地耳。”【32】326黄氏的还击,切中要害。程黄亦同为强宗,但程更强,《名族志》列为新安名族第一。对于其他各宗族来说,采用“篁墩”而非“黄墩”,能够脱节鼻祖曾居黄氏之地的汗青负担,没有什么晦气,于是成化之后,各族族谱中篁墩之称越来越多。在这场程、黄两大宗族的“争墩文斗”中,黄氏一直处于下风,自弘治《徽州府志》之后,官方文书皆用篁墩,沿袭至今。黄墩则逐步淡出,只具有于若干家族(次要是黄氏)的谱牒中。“篁墩”最终代替了“黄墩”。

  与宗族间锋利的矛盾和冲突比拟,统一宗族内部矛盾的消解同样是需要费尽心血的。以曹氏为例,新安曹氏向分两支,一为歙县派,即前表中所引歙县雄村曹氏,自称为唐末曹全晸之后。另一支为休宁派,称鼻祖曹尚贤唐末自山东益都迁休宁。两派向分歧谱,《名族志》中亦未称曹全晸与曹尚贤有任何干系。两派在徽州各县都有分布,参差混居,关系逐步复杂化,“后先淆襍,或昔歙派而今入于休,昔休派而近归于歙者。”【33 】如许的场合排场给两边都带来了相当的搅扰。康熙八年歙派曹鸣远倡议征修新安曹氏统宗谱,他声称“发觉”了《曹氏迁徽首修宗谱序》。该序题为宋英宗元丰朝婺源曹完宇所撰,其报酬神宗熙宁年间的进士。序文称全晸子曹翊“追贼及歙之篁墩,陷伏阵亡”,曹翊之侄曹遇奉祀篁墩,成为歙县一派之祖;全晸还有兄全昱,全昱字尚贤,“昱公裔以避乱散处,亦有自青州来歙者,”【33 】这是休宁派的来历。如斯一来,全晸与尚贤本为兄弟,歙、休两派实为同源之水、同根之木,何须朝休暮歙?曹鸣远伏读该序后,“乃豁焉,信其线 】于是至康熙十二年乃有歙休两派合修的《新安曹氏统宗谱》出焉,统宗大业,至此完成。

  其实这篇《曹氏迁徽首修宗谱序》缝隙甚多:宋英宗在位四年,只要治平一个年号,元丰为神宗年号,岂能相混?曹完宇为神宗熙宁进士,然遍查罗愿《新安志》进士落款录,并无其人;徽州原称新都、新安、歙州,至宋徽宗方腊起义,始改称徽州,熙宁、元丰间岂能有徽州之名?至于序称“篁墩”,更为晚出,明显此序实出于曹鸣远之手。然则曹鸣远何认为此?其实他本人有清晰的交接,倡议征修统宗谱后,“乃二三年间,犹迟迟未敢遽合者,以情面多惑于沿袭之陋说,必先确示以可托,然后共协于无猜。”【33 】在“发觉”了曹氏最早的旧序之后,终究能够示人以“可托”,破沿袭“陋说”,协于“无猜”,而达“尊宗、敬祖、收族”之效。当然,如许的“可托”,更多的是一种“你不信,我信”。为了消解矛盾,防止冲突,徽州宗族对汗青文献的处置有时到了令人惊讶的境界。徽州朱氏宗族,原为两大派,一派奉制置茶院府君即朱瓌为鼻祖,朱熹即出此派,另一派则奉唐末的朱(左王右革)为鼻祖。关于朱瓌与朱(左王右革)能否为兄弟,前引《婺源茶院朱氏世谱后序》说:“熹按:今连同别有朱氏,旧欠亨谱,近年乃有自言为茶院昆弟之后者,犹有南唐补牒,亦其时镇戍将校也。盖其长短不成考矣。”【8 】253朱熹本人对此持思疑立场。今传朱瓌一系的月潭朱氏宗谱仍对峙这一立场【34】。明嘉靖十九年休宁、婺源和福建建阳朱氏合修的《朱氏统宗世谱》(上海藏书楼藏),关于朱(左王右革)一派最早的文献为淳熙元年(1174年)朱伯云序,称“考吾祖师古公涔世居姑苏之洗马桥,唐大和中为殿中丞,有四子。长子(左王右革)为吾始迁祖也,制封江南领将、歙州建国亭英候。光化三年,隐居鬲山。”【35 】82对朱(左王右革)与朱瓌关系没有申明,亦无迁居黄墩记录。但到宝祐六年(1258年)朱莹序则称“乃吾徽鼻祖,则由巢寇之乱,(左王右革)公自姑苏总戍于新安”,“因家于歙之黄墩,”【35 】83呈现了朱(左王右革)一派的黄墩叙事。明崇祯四年杭州朱氏所修《朱氏统宗谱》(上海藏书楼藏),有一篇咸淳四年(1268年)朱耆谱引,称:“唐乾符间,禹一令郎师古公避黄巢乱,居于歙之黄墩。后来瓌公以兵镇婺,为考亭之派;(左王右革)公以总管任休,为鬲山之派。”【35 】83明显,跟着朱熹地位的不竭提高,朱(左王右革)一派想方设法建构起与朱瓌一派的联系,并建构出本人的黄墩叙事。嘉靖《朱氏统宗世谱》的作者干脆将前引朱熹序文删改为:“熹谨按:连同朱氏为茶园昆弟之后。”【35 】17似乎朱熹本人早已确认了两派的亲缘关系。

  朱熹在明清期间地位极高,在徽州人心目几与孔子相埒,其文集早已发行全国,读者何止万万,对他的文章如许公开删改,可谓冒全国之大不韪!亦可见各宗族为求得名族地位,有时是能够何等地悍然不顾。

  徽州宗族汗青上的“始迁黄墩”记录,更多地一种传说,而非史实,其本色是徽州宗族为建构本身汗青而作出的叙事。至于篁墩之称,出于程敏政。确立这一结论,从方式论上来说,能够对现存徽州族谱中大量题为宋元和明代晚期的文献的文本写成年代供给一个判断尺度,即成化以前的文献顶用“篁墩”而非“黄墩”的,现实上是晚出的,是后人刊入族谱时作了改动的,也可能是完全出于后人之手。从汗青观上来说,各宗族的黄墩叙事,其汗青越追溯越长远,越是后起的文献记录越细致。顾颉刚先生称中国汗青的晚期记录现实上是“层累地形成的古代史”,其实各个宗族建构起的宗族汗青又何尝不是如斯。这一建构的历程有时能够持续数百年之久,其间各种看似反常的行为,其实是出于一般的需要,不成思议的诬捏则往往是出于高尚的目标,这充实表现了宗族勾当的复杂性。对黄墩叙事的进一步充实的研究,完全能够成为打开徽州宗族世界的一把钥匙。

  【 4】程敏政,篁墩文集[M]//四库全书第1252册,上海:上海古籍书店,1987

  【 5】黄寅,金溪程氏支谱[M],木活字本,婺源:衍庆堂,1886(清光绪十二年)

  【 6】程国熙,新安伊川程氏宗谱[M],木活字本,祁门:胜一堂,1868(清同治七年)

  【 7】程宗禄,东源程氏宗谱[M],刻本,婺源:1869(清同治八年)

  【 8】程敏政,新安文献志[M]//四库全书第1375册,上海:上海古籍书店,1987

  【 9】毕珊,新安毕氏族谱[M],刻本,徽州:毕刻,1509(明正德四年)

  【10】赵滂,程朱阙里志[M],刻本,歙县:紫阳书院,1725(清雍正三年)

  【11】刘大魁,歙县志(乾隆)卷二[M],刻本,歙县:黄刻,1771(清乾隆三十六年)

  【12】黄世恕,新安黄氏大宗谱[M],刻本,歙县:1752(清乾隆十七年)

  【13】朱松,韦斋集[M]//四库全书第1133册,上海:上海古籍书店,1987:525

  【14】张搏万,星源甲道张氏宗谱[M],木活字本,婺源:1765(清乾隆三十年)

  【15】王文进,新安武口王氏总谱[M],刻本,婺源:1780(清乾隆四十五年)

  【16】胡培蔚,清华胡氏宗谱[M],木活字本,婺源:瞕贤堂,1917(民国六年)

  【17】罗愿,新安志(淳熙)[M],刻本,徽州:黄刻,1707(清康熙四十六年)

  【18】江如松,萧江全谱[M],木活字本,婺源:1772(清乾隆三十七年)

  【19】顾福志,玉堂顾氏宗谱[M],铅印本,婺源:敦伦堂,1932(民国二十一年)

  【20】查必达,黟北查氏族谱[M],铅印本,黟县:1920(民国九年)

  【21】戴秉彝,星江马源戴氏支谱[M],木活字本,婺源:肇庆堂,1927(民国十六年)

  【22】隆阜戴氏宗谱[M],手本,休宁:1721(清康熙六十年)

  【23】李世禄,鹤山李氏宗谱[M],木活字本,黟县:1917(民国六年)

  【24】李华树,严田李氏宗谱[M],刻本,遂安:世德堂,1827(清道光七年)

  【25】李冬华,严田李氏宗谱[M],铅印本,婺源:1922(民国十一年)

  【26】许见心,新安歙北许村许氏东支世谱[M],刻本,歙县:1569(明隆庆三年)

  【27】洪立庆,燉煌郡洪氏支谱[M],木活字本,婺源:义和堂,1904(清光绪三十年)

  【28】赵吉人,寄园寄所寄卷十一[M],刻本,休宁:1696(清康熙三十五)

  【29】江绍莲,歙风尚礼教考[M]//许承尧.歙事闲谭.合肥:黄山书社,2001:605

  【30】施化龙,施氏宗谱[M], 木活字本,浮梁:萃涣堂,1917(民国六年)

  【31】汪舜民,徽州府志(弘治)[M],上海:上海古籍书店,1964

  【32】许承尧.歙事闲谈[M].合肥:黄山书社,2001

  【33】曹诚瑾,曹氏宗谱[M],木活字本,绩溪:敦叙堂,1927(民国十六年)

  【34】朱承铎,新安月潭朱氏族谱[M],木活字本,休宁:1931(民国二十年)

  【35】王铁,中国东南的宗族与宗谱[M],上海:汉语大辞书出书社,2002

  《姓氏宗祠》举报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打算”来了!人生百味,有奖征文邀你共品!

  TA的最新馆藏

  24979

  20万捻军, 遭2万清军搏斗, 只存活20多人: 牛耳父子三人遭剐刑

  康藏文化(以康巴藏族文化为主体的多民族文化系统)

  给咱甘孜人长脸!央视专访,美国大学热捧,这位康巴美女有何过人之处?

  康巴藏族首饰艺术

  略论康巴人和康巴文化(二)

  喜好该文的人也喜好